路陌

RUA!!!

#复健是我面目全非#
累到嗝屁 辣鸡线条 暴躁留白
还是要说——
妹妹赛高!!!
嘿嘿嘿嘿嘿

我累了
我刻不动了

请允许我吹爆ED里的这个细节对比
#今后不仅仅是青梅竹马♡#

麻烦你们直接领证
谢谢

有一种沉冤昭雪的感觉

下一张我要看到婚纱照
谢谢

豹头痛哭.jpg
从小学到大学——
一直以为会变成“家祭无忘告乃翁”
终于新兰厨头顶青天!!!!!!
甚至想高歌一曲“改革春风吹满地”
立个flag——
我这个咸鱼章er要刻出来鲜红篇和恋红篇所有的糖!!!!!!!!

【我真的刻得完吗他们真的太甜了!!!】

【黎明|黎明组】2019元旦贺文

#不知所云# #疯狂ooc# #最后跨年本来写得巨短感觉不星于是幼稚鬼附身疯狂表白疯狂ooc# #被期末逼到失智开始ooc# #假酒害人# #咸鱼写手八百年不写东西了全文逻辑混乱什么都混乱#  @长题

  “队长,”黄蔚军站往黎祈山办公室探了个头,“忙得差不多了吧,走了。”

  “嗯?知道了。”黎祈山将桌上的文件理了理塞进抽屉,起身在键盘上敲了几下,拎起外套在电脑的关机提示音中走出了办公室。

  “大过节的上赶着加班你图啥?平时不是挺消极怠工的吗?”

  黎祈山边穿外套边瞥了他一眼,“怎么说话呢?我一向爱岗敬业,热爱为人民服务……陪你加个班还不乐意了?”

  “爱岗敬业?还陪我加班?”黄蔚军嗤笑道,“怕不是谁因为我明哥出差去了耐不住寂寞才……哎哟!”

  黎祈山一巴掌拍在黄蔚军后脑勺上,咬着牙道:“闭上你的嘴。”

  “你看看你看看!恼羞成怒了吧?”黄蔚军一手搭上他的肩,哥俩好地揽着他往前走,“没事,现在大家都是孤家寡人,凑一块跨个年也挺好是吧?谁都不嫌弃谁……”

  “不是。”

  “啥?”黄蔚军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  黎祈山拍开自己肩上的那只爪子,快步向前走去。

  黄蔚军一脸懵逼,看着警局大厅里坐着的人,“明……明哥?”

  明安泽“啪”地合上了手机,抬头,“忙完了?”

  “不是得再过一周才回来吗?”

  “这两天没事,不高兴我回来?”明安泽反问。

  “我……”黎祈山蹲下身,单膝着地,倾身抱住他,“我太高兴了,师哥……”

  明安泽随即像拍狗一样拍了拍他的头。

  黄蔚军:“……”

  “咳……”

  黎祈山扭头瞪了他一眼。

  “明哥好!明哥元旦快乐!我还有事!明哥再见!”黄蔚军一气呵成,不等明安泽有所回应便冲出了大厅,在呼啸的冷风中,只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伤害。

  明安泽忍不住笑出了声,“走了,回家,给你做饭吃。”

  “要先买菜去吗?”黎祈山拿起旁边座位上的围巾替他围上。

  “已经买过了。”

  “师哥你什么时候到的?”

  “中午。”

  “啧……早知道我今天还加什么班……”黎祈山懊悔不已,并强行将这笔账记在了黄蔚军头上。

  黄蔚军:???

  

  

  

  “累不累呀师哥?”黎祈山从背后抱着明安泽的腰,时不时地占两下便宜,或是蹭一口刚出锅的菜。

  明安泽赶了几次都没能将黎祈山赶出厨房,此时并不是很想理他,于是自顾自地翻炒着锅里的菜,当背后的人不存在。

  

  

  

  在某人锲而不舍的干扰下做完饭,明安泽一言不发地吃完便将碗筷放在桌上移步沙发,找了个收视率比较高的跨年晚会放着放背景音,拿出手机打俄罗斯方块。

  黎祈山自觉理亏,舔包怪一般风卷残云地清空了所有的盘子又干掉了没喝多少的干红,勤快地洗了碗筷收拾了餐桌,然后蹭到明安泽旁边听着晚会的音乐津津有味地——

  骚扰他。

  “师哥……”

  “师哥……”

  “师哥……”

  ……

  “做什么?”明安泽专注于手机,连一个眼神都没分给他。

  黎祈山见他应了自己,直接身子一歪躺在了他腿上,“师哥我吃多了,难受……”

  明安泽低头与他对视。

  黎祈山睁大双眼满脸期待地盯着他看。

  手机传来game over的提示音,明安泽认命地叹了口气,将手机合上放在一边,伸手给黎祈山揉肚子,后者眯起了眼,露出了像猫被顺毛撸一样的表情。

  闲着的左手被一只不安分的手握住轻轻摩挲,随即指缝间被手指温柔却坚定地扣入。

  明安泽唇角有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。

  

  

  

  “……2019年的脚步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近了,现在让我们一起倒数,三十,二十九……”

  “师哥,跨年了。”

  “……二十五,二十四……”

  明安泽低头,正对上那双带着温柔笑意的眼,一时间有些怔愣。

  “师哥是特意赶回来陪我跨年的吧?”

  “……十九,十八……”

  “怎么这么让人喜欢呢……师哥……”

  “……十二,十一……”

  “好爱你啊师哥……”

  “……九,八……”

  “新的一年更爱你……”

  “……六,五……”

  “师哥也要更爱我……”

  “……二,一……”

  “新年快乐,师哥。”

  明安泽眨了眨眼,忽然笑开了,笑得有些过分明媚,看得黎祈山不禁心猿意马挣扎着想起身。

  明安泽却按住了他,然后捏住了他的下巴,在黎祈山有些发懵的时候附身吻住了他。

  

  新年快乐——

  

  

  

*以下情节请自行脑补,你已经是个成熟的读者了,该学会自己想剧情了。(只要脑补功力够,自己动也不是不可能的。)